快捷搜索:

单田芳评书成绝唱 曾获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

  单田芳评书成绝唱 曾来宁领牡丹奖

  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午3:30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,享年84岁。告别仪式将于9月15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举行。对大众来说,最熟悉的大概就是单田芳说评书时的沙哑嗓音及说书时的绘声绘色。有多少人是听着他的评书长大的,还有多少人模仿过单老的声音?在民间甚至有着“凡有井水处,皆听单田芳”的说法,“单田芳评书”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符号。 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张楠

  一生尝遍甘苦,书中说尽情仇

 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,是中国评书表演艺术家、作家,与刘兰芳、田连元、袁阔成并称为“当今评书四大家”。代表作品有《三侠五义》、《白眉大侠》、《三侠剑》、《童林传》、《隋唐演义》、《乱世枭雄》 、《水浒外传》 等评书。

  历经生活的动荡,积累了阅读,也铸就了单田芳书中的爱恨情仇。他的母亲王香桂是西河大鼓的知名艺人,他的父亲单永魁是王香桂的弦师,单永魁夫妇红遍东三省。也正是父母的关系,年幼的单田芳跟着父母往来于哈尔滨、长春和沈阳之间,居无定所。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,单田芳亲眼目睹了炮火连天,也看到了民不聊生的惨状。

  1953年,单田芳高中毕业考进东北工学院。1954年,这个大学新生辍学下海,拜师学艺,取艺名“田芳”。1956年,他首次登台表演,说的第一部书是《大明英烈》。那天演出结束后,他挣了4块2毛5分钱。在当时来说,这笔钱的价值可非同一般。他给家里人买了一斤猪肉、十个鸡蛋、自己还买了一包烟,还剩下三块多钱。从此,梦想着当一名一流工程师的单田芳被“逼”上说书的道路,开始他起伏跌宕的评书生涯。

  后来年近八旬的单老并不服老,晚年还想着趁热打铁,更上一层楼,他曾说,“一辈子想来,人间的苦,大部分我几乎都受过,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过。回过头来,我觉得挺光荣、挺自豪,就因为我受过那么多苦,我从那里锻炼过来的,我不娇气。别看我到了晚年了,我经常跟我女儿讲,我说我现在什么苦都能吃,假如说我现在的一切条件都不复存在了,我也没有名了,又是重蹈覆辙……再苦我也不怕。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,我自己觉得已经锻炼得非常坚强了。”

  走进千家万户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

  昨日他去世的消息传出,不少网友感慨,“白眉大侠成绝响,人间再无李元霸”,“世间再无下回分解”,“想起来小时候就是听着单田芳老师的《隋唐演义》长大的。有一次在亲戚家吃晚饭,吃完想起来评书该播了,然后我爸背起我就往家跑。至今家里还有那个三阳收音机。”

  有网友感慨,“逝去的不光是老爷子和他的评书,还有半导体和我们一代人的童年。”省曲协副主席芦明告诉记者,最近大家觉得曲艺界的老艺术家接连去世,其实还是他们的作品深入人心,才会引发这么多人惋惜。老一辈艺术家重视非遗传承,且大多来自民间,他们的作品与观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“袁阔成的《三国》,常宝华的常派相声,李金斗的《红灯记》等等,在全国都有打得响的作品,往往一提到这个许多人都能知道。但对于如今的年轻演员来说,像老艺人一般自成一派,拥有自己的作品,还有一个漫长积累的过程。因此,老艺术家的去世会令大家惋惜不已。”芦明说,确实,很多观众喜欢的作品,传播方式离不开当年的广播电台,再到后来的电视评书,对于大量基层观众来说,广播收听便捷,获取方便,作品深入浅出,通俗易懂,特别接地气。如今跟这些老艺人告别,也是告别了那个“半导体”时代,现在大家通过新媒体就能看各种视频、音频。

  江苏文艺广播曲艺节目主持人王鹏、南京评话演员李传坤都是单老的超级粉丝。如今王鹏和李传坤都在传承南京评话,在他们看来,北方评书和南京评话虽说是两个门类,但归根结底都是一个祖师爷传下来的说书艺术。业界许多年轻人受单田芳影响很深,由此走上从艺道路。王鹏说,“我从小就喜欢听,单老的书热闹,而且通俗易懂对小孩来说入门门槛低。听评书能长知识,我的好多历史知识都是从里面听来的。现在我儿子也喜欢听《隋唐》。现在虽然新的评书演员也在成长,但单老的点击率还是居高不下,太经典了。无论是故事性,还是评论性,都是百姓喜闻乐见的。”

  王鹏笑说,现在有小孩作文好,也是听评书听来的,因为评书作为口头文学艺术,展现别开生面的场景,魅力独具。2004年单田芳来南京演出时,李传坤还特意到后台跟单老交流,现在还对当时“追星”要签名的场景记忆犹新。单田芳是青年评书演员杜对对的师伯,他告诉记者,单老不仅继承传统评书书目,还创作了很多新题材。他的作品走进千家万户,可以说在行业里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  来宁领终身成就奖,功成名就不“隐退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